疫情防控、成渝雙城經濟圈,危與機下,四川地級市該如何實現產業突圍?

內容說明


本文探討的空間范圍:

成渝雙城經濟圈中四川除開成都的14個地級市,包括自貢、瀘州、德陽、綿陽、遂寧、內江、樂山、南充、眉山、宜賓、廣安、達州、雅安、資陽。

本文探討的時間范圍:


短期如旅游、餐飲、零售等大眾產業的窒息式縮水,口罩、防護服、手套等防護用品的爆發式增長都不在本文的討論中,本文將從消費者變化的角度出發,結合地方經濟發展現狀,探討3-5年內的成渝雙城經濟圈中地級市的工業發展戰略。


前言

2020年1月3日的“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六次會議”強調“推動成渝地區雙城經濟圈建設,有利于西部形成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增長極”,成渝城市群在新年伊始就上升成為了國家戰略,但作為雙城記的兩大主角和42個兄弟們還沒來得及開始重新思考戰略調整,一場疫情大考就從隔壁湖北傳來。

而經過近兩個月的艱苦奮戰,川渝多地已實現長時間的零增長,似乎讓我們看到了大考結束的最終勝利。此戰勝后,成渝雙城經濟圈必須思考如何完成國家戰略賦予自己的使命,成德眉資如何即差異互補又同城化發展?從成渝城市群到成渝雙城經濟圈需要不同于4年前的能力,如何成為具有全國影響力的重要經濟中心、科技創新中心、改革開放新高地、高品質宜居地,助推西部乃至全國高質量發展?

本文是阿佩克思易疫情下的行業研究報道第十篇,聚焦四川地級城市該如何實現產業突圍?

本文作者:阿佩克思產業戰略咨詢

01

疫情防控大考之前

思考成渝雙城經濟圈的產業布局,就不得不提國家通過諸多戰略城市群構建的現代經濟“射日弓”: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形成了我國成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基礎框架,而以武漢城市圈、長株潭城市群等為代表京廣鐵路經濟帶則是神弓弓弦,成渝城市群與長三角城市群共同拉起長江流域經濟帶這第一只射日神箭,將第一次與世界強國一較長短。


從2003年首提成渝經濟區到2016年的成渝城市群,乃至2020年的成渝雙城經濟圈,成都、重慶兩個城市都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經濟總量分別從2003年的1871億元和2556億元增長到了2019年的17013億元和23606億元,增幅為9.09和9.23倍,與我國平均增幅7.21倍相比,均可以說出色的完成了西部大開發的支撐重任。只是再回到成渝雙城要承擔的區域使命來看,還遠遠不夠,成渝城市群一直以來的“中部塌陷”都沒有的得到很好地解決。繼續以此態勢發展下去,成渝城市群看得到的最好參照就是京津冀城市群,北京、天津雙核獨大,保定、唐山、廊坊、石家莊等城市群充其量成為其附屬而已,雄安新區就是為了破這個雙核獨大的難題。


再回到成渝雙城經濟圈,整個區域范圍四川省的15個市,及重慶市的27 個區(縣)全域以及開縣、云陽的部分地區,總面積18.5萬平方公里。四川所含區域在去年《關于優化區域產業布局的指導意見》調整后的重點布局產業包括電子信息、裝備制造、先進材料、食品飲料、能源化工五大類為四川省五大萬億級產業,而重慶重點布局“6+1”支柱產業與四川布局產業競爭大過于互補。但是這些產業由于都屬于高勞動力需求的制造型產業,也是產業轉移的核心部分,對于川渝人口大省來說,即解決了就業、發展了經濟,又承接了國家整體工業布局的使命,何樂而不為?


但是落到了地級市的頭上,由于承接部分缺乏技術含量,沒有找到細分領域差異化互補,同質化競爭愈發嚴重。2018年底四川省開始意識到產業承接的同質化將為下一步戰略中嚴重限制地級市發展的上限,隨即頒布了《關于優化區域產業布局的指導意見》,重新對21個地市州進行了產業梳理。


在接下來的一年時間里,各地市州的競爭關系有所緩和,但隨著成渝雙城經濟圈的再布局,重慶產業的同質化疊加,成渝需要思考如何從吸血變成送血,而雙城經濟圈內的地級市的產業發展更需要思考如何在同質產業中找到自己的戰略定位,與成渝、全國,乃至全球的產業一體化共生發展。

02

疫情帶來的消費者變化:

歷史不會重復,但是會押著同樣的韻腳    

此次疫情是建國以來影響范圍最廣的公共衛生事件,唯一可以稍作參考的還只有2003年的非典。其中,對于宏觀經濟的預測,可以參照貝恩、BCG等多家權威機構的洞察,本文基本認同,不再復述。

如貝恩判定:“疫情結束后,住宿、餐飲、交通運輸業有望快速復蘇,而包括服裝、化妝品、奢侈品等可選消費領域甚至可能由于市民出行恢復后的報復性消費而迅速回彈。此外,包括醫療、保險、在線零售、在線教育、娛樂、通訊等與網絡相關的行業也將由于疫情期間高漲的客戶獲取與轉化而產生持久效益。短期投資及出口都將明顯回落。制造與建筑等資金密集型行業將面臨人力短缺、成本增加、現金流吃緊和供應鏈不確定性增高等問題,但這些問題可能隨著政府補貼的逐步落實而得到緩解。”

總體來說,疫情對于經濟的影響都是陣痛的,第二產業在03年非典的時候屬于很快反彈的部分。但對于地方政府而言,卻不同,如果不能審視透徹這之間的變化,很可能會錯過了危機下的第一個風口:借勢讓大量落地的新興產業真正實現自我造血功能。

回到消費者經歷了長達2-4個月的場景教育,如果只談行業增長/回落的影響是不夠的,03年的消費者大多還在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的一二層(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中徘徊,經濟保持的高增速,可以通過報復性消費短時間內彌補經濟的空檔期。而如今大部分消費者已經在三四五層(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需求)中不斷流轉,宏觀經濟的增長放緩,就如前幾天看到的一個調侃:我們已經做好一切準備來報復性消費了,可是就只差錢了。永遠不可能踏入同一條河流,但是可以通過經典場景分析法來重點關注一下消費者在之后的各大場景中的習慣變換,來為之后我們窺探產業細分發展方向提供依據。

家居場景:

2019年是5G元年,在眾多概念的加持下,本以為智慧家居會迎來產業大爆發,但共同努力的時代,誰還對家居場景的變化抱有消費動力?4G就可以完成得很好的看視頻、打游戲等等,為啥還需要5G?儼然家居場景只需要一個WiFi、一個沙發就可以了的極簡主義風正不斷地阻礙智慧家居概念的落地,年輕人也更加推崇租房文化,自如、蛋殼等趁勢而起。

而抗擊疫情,讓“宅文化”瞬間席卷全國,租房人群無家可歸屢見不鮮…人群對于一個固定居所的需求、對于宅在家里的娛樂、辦公需求、對于社區安全和服務的智能化需求等家居場景相關的產品都將得到一次巨大的風口。


而從前兩年開始,小米、華為、谷歌的智能家居生態都已有了基本雛形,在對接消費人群的智慧家居需求上,將會駛入快車道。就像華為選擇在2020年2月24日這個時間發布自己“1+8+N”全場景智慧化戰略一樣,2020年將會是智能家居爆發的元年。 


醫療場景:


醫療板塊的再次騰飛毋容置疑,作為全世界制造業最強大的國家,迅速的將口罩的日產從2000萬只上升到1.8億只的能力讓世界驚嘆。而從長遠來看,口罩、防護服、測溫槍、負壓救護車等需求在經歷短期爆發后都會回歸理性,更大的機遇在于我國整個醫療衛生體系的健全。2020年將是我國將分級醫療和應急防控真正落到實處的起航之年,床位數量的繼續增長和醫療防控硬實力的建立,將極大地推動基礎建設、醫務人員、診療設備、互聯網醫療等產業呈現質量雙升。




教育場景:


國內疫情雖進入尾聲,但國外確診病例反超,全球防控形勢依舊嚴峻,教育作為重點管控場景,線上教育成為了從幼教到研究生全年齡段的標配。迅速造成平板電腦為主的學習設備供需不匹配,部分機型長期處于缺貨狀態。商家介紹,目前購買平板電腦的消費者大多是小學學生的家長,他們對平板電腦的配置其實不高,預算大多數是 3000-4000 元內。

而從長期影響來看,隨著遠程教育國家布局的深化,依托教育部推動,集合眾多教育終端設備的智慧教室將全面改造目前的第一代信息化教室,實現教育資源的更優化應用。此次疫情影響下,教育場景的軟硬件需求都將進入快車道。


出行場景:


乘用車方面。2003年的非典疫情,不但沒有令車市增長停滯,反而激發了消費者對私人交通工具的需求:根據中汽協的數據,當年乘用車銷量近200萬輛,同比增長超過70%,遠超2001、2002年。究其原因,從消費者角度出發,公共衛生事件期間公共出行工具無論是從嚴控人流和檢查角度所消耗的精力,還是被感染或波及要求被隔離的風險出發,同時無車一族在疫情影響下,亦會考慮入手屬于自己的車輛,為自己和家人提供安全獨立空間,消費思路的改變將會影響汽車制造商的整車產品思路,從而對產業鏈造成影響。

公共出行方面。公共出行方式在這次新冠疫情中均受到重創,航空、地鐵、高鐵、公交、出租均跌落谷底,但出于疫后對于工作出差的剛需,會在未來恢復到疫前的一定水平。但在公共出行方式的選擇上,將因為個人衛生健康和獨立空間的改變而發生改變;隨著國家新基建在城際軌交方面的大力投入,未來航空制造業將在一段時間內進入洗牌階段,軌道交通產業將再加速,并出現多種結合城市特性的新型軌道交通工具。

餐飲場景:


疫情發生在春節期間,對于任何實體餐飲來說都是一次災難式打擊,連動影響白酒、茶葉、煙草、調味品等各個領域在短期內都受到了不同程度傷害。從疫情長期影響來看,餐飲作為消費日常必須場景,未來肯定會恢復到疫前水平,但出于消費者對于健康、衛生的需求,外出就餐一定程度將被擠壓,在生鮮及半成品等領域將出現利好,健康代餐等食品產業亦會加快發展。

03

后疫情時代的重點產業建議

電子信息產業:

18個地級市中有15個布局電子信息產業,包括大數據、智能終端、電子元器件、新型顯示、數字視聽、軟件與信息服務、新一代網絡技術、新光源、集成電路、光電信息、半導體、云計算、北斗應用、信息安全共14個細分領域。綜合來看,地級市的重點產業布局均集中在智能終端及上游產業鏈。

四川省發展電子信息產業以“抓龍頭、鑄鏈條、建集群、強配套”為思路,以重大項目為突破,目前已集聚英特爾、德州儀器、京東方等大批知名企業,疫情對產業影響更多在需求端,而非供給端,各細分領域將會有所差異:集成電路領域存量市場空間巨大,考慮到國產替代全面加速,國內半導體公司受到的下游需求變化的影響程度相對要小;智能終端領域,傳統消費電子供應鏈由于下游終端需求下降,影響相對較大;大數據、云計算、數字視聽等領域,將受益于應用場景爆發而迎來發展良機。

電子信息產業具備供應鏈生態成熟且龐大的特性,西部城市利用多年電子信息產業人才的培養、以及其本地生產要素成本低等相關特性,已初步完成了框架搭建,隨著疫情對場景應用的進程激化,各地級市需要更加深入地理解產業鏈協同關系,差異化布局關鍵環節,以核心企業為驅動,優化供應鏈體系和產能布局,推動供應鏈“本地化”、“區域化”,幫助企業降低物流成本和配套風險,吸引更多上下游企業入駐,真正帶動產業“有差異的”集聚發展。

裝備制造產業:

18個地級市有15個布局裝備制造產業,涉及方向包括軌道交通、航空航天、海洋工程、智能制造、智能電網、高性能液壓件、油氣鉆采等高端裝備制造產業,綜合來看,省內軌道交通產業布局完整,技術水平處于國內領先地位。

為防止疫情對經濟造成短期負面影響,政策不斷釋放基建穩增長信號。當前基建項目已逐步復工,財政部已提前下達2020年專項債額度,將給地方基建、城軌建設提供資金支持,同時,新基建鼓勵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建設,將促進軌道交通制造業投資需求,西部作為一帶一路重要組成,擁有發展城際高速鐵路和城際軌道交通制造業的先天優勢。

省內產業鏈布局雖然完善,但整車制造板塊相對薄弱,軌道交通裝備制造主要集中在城市軌道交通領域,尚無高鐵、動車整車研發和制造布局。而整車制造屬于重資產投資的制造業,與成渝中心的產業可形成差異化布局,地級市可依托現有產業基礎,結合政策優勢吸引優質的重大項目落戶,積極延伸產業鏈,布局整車制造業,進而帶動全產業鏈相關企業共同發展。 

先進材料產業:

18個地級市有16個布局先進材料產業,主要方向包括先進金屬材料、先進高分子材料、新型無機非金屬材料、高性能纖維及復合材料、前沿新材料五大類,

對先進產業而言,因為先進材料是現代高技術新興產業的基礎和先導,因此,疫情影響不僅限于先進材料產業本身,而且會涉及到其它行業和領域,如制造、物流、通訊、醫療家居等的穩定、發展和經濟效益,甚至于國際合作交流等方面的問題,影響是多方面的,延續性也不盡一樣,結果也不盡相同。

疫情后,先進材料的市場需求有所改變,而半導體、面板、5G及鋰電池材料,則受益于產業趨勢發展,仍將是未來先進材料產業的重點布局領域。這與川渝地區十二五規劃布局方向基本一致,而目前已有部分成效的時候,部分地級市可結合自身優勢產業或產品特色發展基于先進材料產業的新形態產品體系,布局新形勢下的場景升級。

食品飲料產業:

18個地級市有14個地級市布局食品飲料產業,涉及優質白酒、飲料制造、煙草制造、農產品精深加工、川菜調味品、休閑食品、精制川茶、醫藥制劑、中藥制造、化學藥、生物制藥11個細分領域,綜合來看,農產品精深加工為地級市的重點產業布局。

從需求來看,此次疫情讓更多消費者感受到生鮮電商帶來的價值,加速了用戶習慣的培養,新電商平臺將重塑農產品供應鏈模式。隨著電商在農村地區農產品銷售領域的介入不斷加深,傳統農產品有形市場的地域限制將被突破。

地級市在推進農產品精深加工產業發展的同時,應加快發展“互聯網+特色現代農業”和品牌體系建設,推進產業化經營,促進農產品精深加工轉化增值,圍繞生產和物流構建“農工貿一體化、產加銷一條龍”的現代產業鏈條。四川擁有眾多食品飲料的地方品牌,大多地市州以“產地品牌”思路進行整合,思路清晰但缺乏手段,未來政府應為企業搭建平臺,用政策及制度來引導品牌建設,方能在消費者對于飲食健康和品牌調性相合上的市場下,將地市州的產地品牌建設從“事倍功半”到“事半功倍”。

能源化工產業:

18個地級市有8個地級市布局能源化工產業,主要依托自然稟賦形成了以天然氣化工為主體的能源化工體系,具有明顯的四川特色,同時順應轉型升級,精細化工也成為地級市重點發展戰略之一。

近年來,以園區化和兼并重組為抓手,推進集中、集聚、集約發展,促進了能源和化工行業集中度的持續提升,而這一次突發的重大疫情,將進一步加速這一進程,體現為體質虛弱的尾部企業將淘汰出局,領先的頭部企業將進一步做大做強,這也契合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方向。因此,對于地級市而言,應以整合能源化工資源、建設高端化工產業為戰略布局,通過資本運作、兼并收購以及項目新建擴建等方式,延伸上下游產業鏈,提升產業質量和單一規模,以重點項目結合政府平臺優勢捆綁式發展,集中力量聚焦突破。

04

疫情下半場,全球產業鏈影響

在新冠開始之前,我國已開始布局新興產業的相對閉環的產業鏈構成,以電子信息產業為例,我國圍繞“一芯一屏”布局多種智能終端及數字經濟載體,已形成了除深港澳大灣區以外的眾多產業集聚地。而新冠疫情的下半場,全球爆發的大背景下,短期內對于已轉移至東南亞、非洲等地區的低端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影響不大,同時對純腦力勞動的高端智力密集型產業亦是如此。短期內受到全球產業一體化布局的影響,反而會在約1個月之后出現部分庫存告罄而導致的停工現象。

在中長期來看,一方面,隨著國內疫情領先于國外得到初步控制,國內復產復工和消費需求回升的進度會加快,在國外供給和需求無法同步跟上的情況下,對于產業鏈上任何斷掉的一環,我們都需要謀求一定的自給自足;另一方面,為刺激經濟增長恢復活力,近期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加快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進度,不斷加碼刺激經濟增長。加之我國在高凈值產業方面的提前布局,尤其是在新興產業對于試驗場景開放的優勢影響下,將會在眾多產業鏈的中部環節出現跨越式的發展,該部分產業環節擁有極大的體量空間。各地市州需重點關注已落地的新興產業與優勢下游場景結合可裂變出的眾多新型產業類型,如智能終端與AI技術結合的家庭服務機器人、新能源與醫療結合的便攜式診斷設備、5G與汽車結合的網聯汽車、新材料與軌道交通結合的新型城市公共出行工具等等。

05

總結

成渝雙城經濟圈和疫情影響的雙重背景下,對于各地市州是一次重大考驗,只有對各自城市的具體優勢和產業現狀有清晰認知,對于國內外相關產業的競爭和協同有超前洞見,方可在全球產業鏈中占得一席之地。

綜上,在后疫情時代的產業發展浪潮中,各地在發展地方經濟中可以關注以下三點:

一.關注新興產業與傳統優勢產業結合。需認識已引入新興產業的候鳥性質,思考在政策紅利支撐結束后的吸引力,避免其向更低成本的要素洼地轉移。新興產業與傳統優勢產業并未二元對立,而是相輔相成,與地方優勢產業充分結合,才可以真正落地生根,成為地方經濟未來發展的核心動力;

二.關注產業鏈中部環節和生態系統的打造。產業的全球化配套是針對于需求固定、運輸成本較低的相關部分產業環節,各地以重大項目引入核心引擎后,需關注龐大的產業鏈中部環節企業和生態相關的配套企業;

三.關注場景引領產品、帶動產業發展的趨勢。目前國家七大類新基建為刺激經濟發展,亦是在為中國制造2025提供堅實基礎,未來將在全新的新型基礎建設引領下,產業會以新場景、新業態、新產品為驅動,衍生出眾多藍海市場,提前布局方可把握未來。


更多想起報道可與我們聯系

中國成都市金牛區西安中路42號賽思商務樓7層

Tel:028-87788666

Fax:028-87788661

業務合作:13811629315

郵箱:rachel.xiang@apexogilvy.com


Get in touch

郵箱:hr@apexogilvy.com(應聘)

Tel:028-87788666

Tel:13811629315

Fax:028-87788661

必威